分類彙整: 分享

我在哪?

我可以總括教會的弟兄姊妹見到我時,最常問我的三個問題:啱啱返嚟香港?今次會留低幾耐?外出時辛不辛苦?不過我最開心丶最啱聽的評價,莫過於Fit咗、瘦咗丶索咗!哈哈哈‧‧‧‧‧‧! 可能有些弟兄姊妹不太認識我。我係Dr. Jennifer 唐頴思醫生,是本堂2012年洗禮的教友,同時亦都是一位在世界各地行醫的無國界骨科專科醫生。在過去的五年我先後去過不少被戰火洗禮、被天災人禍影響的國家和地區,如2015年到的北阿富汗昆都市丶2018年的海地太子港、2018和2019年到訪巴勒斯坦的加沙地帶丶2018至2020年到伊拉克摩蘇爾。 每次參與任務的時間一個比一個長(由2015年去阿富汗兩個月任務到剛從伊拉克的四個月任務)。每次擔任的角色要求亦越來越高,從外科醫生輾轉要一人扮多角色,包括姑娘、內科醫生、手術室技術員、人力資源、採購部、社工、茶水間、教小朋友英文和手功藝、甚至為外籍工作人員買共用的食物及日常用品(common foodbox),每週涉及當地貨幣幾百萬呢!一人多職其實和教會的弟兄姊妹很相似!看看我們的牧者,兩人要照顧教會的大小任務;看看我們的團契導師職員,除了正職,還有治理家庭與教會事奉。 上帝總是看起我們、賜予我們不同性質和程度的恩賜,叫我們互相效力丶互補不足!這正是我作為無國界醫生出任務時必要達到的要求。尤其在COVID-19 的時間我仍在伊拉克進行任務,我們因為要有社交距離,所以醫護人員上班時要行分組制,每天只有一半醫護人手,所以每個人更要互相補位,填補不足。上帝的智慧話語,無論在繁榮的香港,以至在戰火蹂躪的地區,實實在在能夠彰顯出來! 我執行任務的地方越來越多危險    我記得2018年去海地太子港,我每週還可以出外吃燭光晩餐、行山浮潛,寓工作於度假!2019年我重臨伊拉克摩蘇爾,我經歷過空襲、短時間「走佬」去其他城市暫避、還要在有限保護裝備的情況下醫治COVID-19。約書亞團契的團友也知道我回港的航機因邊境管制取消了好幾次,因而滯留在伊拉克四個星期。我認為,信主後的路程也會是陰晴不定,今天可以輕輕鬆鬆又一天、明天卻會180度反轉得横風橫雨。我們能夠依靠的不是自己的能力、更不是機構或老闆本身,唯一能依靠的是能掌控過去、現在及未來的上帝。不用水晶球,堅信一個上帝已經足夠! 我們去前線服務,單憑自己是不足以應付。而你!我喜愛的弟兄姊妹,是我的叉電機,給予我鼓勵,叫我不要放棄!你們是我的保護衣,為我的健康和安全代禱,讓我一次又一次完成任務安全回港。衷心感謝你們不厭其煩為我和其他宣教士K.O.(knock out)對手! 我自問不是一個稱職的門徒,尤其出了國就更懶於個人靈修,也因時差和無線/沒線上網看教會網上直播等等的籍口而缺席網上崇拜。現在回港後我會更要加強讀經靈修,與主再重新建立良好的溝通!大家和我一起努力吧!

苦楚中的信心依靠

一個普通的女士,當遇到家庭突變,突然失婚,頓時成為一個單親媽媽。在港舉目無親,有誰可依?幸好阿晴曾經返過教會,雖然不是太上心,但間中去聚會,遇到人生難以招架的事,她想起教會。 記得接到傳道人的電話求救時,是她陪著阿晴去家事法庭時,被男方威嚇,二人匆忙逃離現場,就急忙要先找地方讓母子二人暫住,安頓下來。 透過傳道人轉介了阿晴到我們家舍暫住,阿晴由一開始的苦瓜乾到展現笑臉,只是一星期,可見一個安穩的居所對人是多麼重要!另一方面,傳道人一直在旁陪伴、支援、悉心栽培。阿晴開始穩定參與教會聚會,接受栽培,及後還洗禮加入教會。 阿晴在家舍住宿期間,不時與人分享耶穌是多麼真實,家舍的婦女有困難時,她總會鼓勵對方祈禱,別人都看見阿晴在家舍的轉變,苦變甜;憂變喜;開朗了很多。阿晴說:「我不懂得怎樣向人講耶穌,但我叫她們去教會,教會有很多人可以講耶穌的道理給她們聽」本著經驗過神在她生命裡的作為與改變,阿晴不時邀請其他舍友教會聚會,如同一個宣教士在家舍裡傳福音。 阿晴受洗後,傳道人推薦她接受新福協會的新移民領袖培訓課程,她不單努力學習,還在教會實習。她常說:她要將耶穌的愛分享出去,也要講給其他人聽耶穌真的很好。疫症放緩後,她和同學一齊到街下派發口罩,向人傳講福音。連她的孩子都見到阿晴的改變,都說:媽媽越來越似耶穌人(指有耶穌特質的人)。 生命雖有苦楚、困難,但單純的信心、信靠、順服並實踐,我見到生命可以轉化、開花結果、被主使用,超出我們為自己定下的彊界。當我為自己立彊界時,某程度告訴神:主權在我手中。不是你!見到阿晴的生命,我見到願意順服,將生命交給主,生命有無限的可能!不久將來,阿晴將會成為教會的同工。 *家舍:指基督教關懷無家者協會~恩福之家(收留無家可歸/面臨無家可歸的女士及單親家庭)。

愈艱難愈需要依靠上帝

參與了十多年青少年事工,從初中到初職,最怕聽到弟妹們跟我說「我暫時唔再返樂傳啦……」這句說話歷年來從不同弟兄姊妹口中說出,背後原因各有不同,有些相對「較好」的,是認為樂傳家滿足不了他們的屬靈胃口繼而另覓教會,我會因為他們的離開難過,但至少他們沒有離開神;但很多肢體就是選擇索性不再返教會,也許因為覺得教會離地、對信仰失望、生活上有他們認為更重要的事……等。

無論他們的原因是什麼,作為一個導師或者同行者,在這些時候,其實什麼都做不到。他們不是不知道你關心他們,也不是不知道信仰中的「應該」,只是他們都有自己的想法,當他們作了這個決定後,沒有無聲無色的消失而知會我一聲已經是對我最大的尊重了。

最近重讀創世記,讀到早期的亞伯拉罕,這位後來被稱為「信心之父」的亞伯蘭,明明多次聽到上帝的應許,卻依舊想用自己方式處理問題,他為了保命曾先後兩次把妻子認作妹妹,又聽從妻子的建議與婢女生下以實瑪利,導致後來的家庭問題……人的有限、短視與小信的確常常讓自己在不同事情兜圈子。

不是說離開樂傳的就是「有限、短視與小信」,而是我多次在這些事發生後,反覆回想是否自己做得不足?是否不夠關心他們?我還可以做什麼嗎?有沒有什麼東西可以挽回弟兄姊妹呢?甚至我會責備自己為什麼沒有早一點發現他們的想法,在他們作決定前好好與他們聊聊……但是我每一次反省的結果都是一樣,就是的確有很多不足與虧欠,但我在我的有限內盡力了。

上帝把自由意志放在人心內,就算夏娃要吃善惡樹上的果實,上帝也沒有動手阻止,上帝容讓人可以選擇,然而無論是對是錯,結果也是由我們自己承擔。連「信心之父」也都曾走過冤枉路,更何況平凡如我。加上活在這個世代,不能掌控的事情愈來愈多,愈在意的事無力感也愈重,我還以為單憑有限、短視、小信的自己做到些什麼嗎?愈艱難愈需要依靠上帝,唯有倚靠愛我們的主,才能真正找到出路,共勉之。

隨筆—-鹽和光

世上的鹽世上的光,是信徒們一信主就有的身份。但是撫心自問,我有沒有活出是鹽是光的生命呢? 哈哈‧‧‧‧‧‧!(我唔答你)我只會告訴你我在一眾我認為他們擁有鹽和光生命的前輩們身上所學到的。 前台灣總統李登輝中被專稱為『台灣之父』,他在自己的自傳「為主作見證—李登輝的信仰告白」裏頭寫到『領導者常會受到打擊,也有很多心裡辛酸的事,所以堅強的信仰是必要的,如上述我的經驗,在政治改革困難時,信仰(依靠上帝)是唯一的幫助,‧‧‧‧‧‧』,這本書就是李登輝先生在政治生涯與上帝互動的一些筆錄。 楊牧谷牧師是一位對香港基督教界很有貢獻的牧者,在他的自傳『人去留影』中記述到他的大決定都是在禱告中得來的,書中記述他於1969年有意再回學校讀書,他怕自己動機不純,便全心全意禱告等候,經過良久的等待,『那是初秋一個中午,如常地我早半小時回到辨公室,趁著人人午飯未回來之際,安靜地讀經禱告,‧‧‧‧‧‧禱告中內心突然一片澄明,無雜念也無活動,之後,是一句;話自心底層冒升,如一串氣泡之輕盈和透澈,且是英文來的:”Arnold, I want you to wrap up all the things you are doing and go abroad to study; I want you to prepare yourself for another ministry.”我稱之為第二次蒙召,如第一次一樣,聲音過後有極大的平靜和堅定,‧‧‧‧‧‧』 從他們的生命,我明白到要有鹽和光的生命力,與主結連是必須的,說明信徒為何要禱告(靈修)、讀經。 然而大家可能有個擔憂,會不會有機墮入存私心讀經和祈禱的陥阱裏頭呢?我可以回答你就算這樣也不必懼怕,因為天父是愛我們的神,祂必會提醒我們,助我們重回正軌。 有位弟兄的見證,他從前是黑社會,及後決志信主,經歷癌症痊癒,為主大發熱心努力傳福音,然後癌症復發,他向神發怨言,為何如此盡心為神會換來如此境況。他說上帝的回答是『你傳福音究竟是為自己還是為我?』 所以弟兄姊妹們,神是愛我們的天父,祂不會見我們走歪了而不予提點。請相信天父,每天以禱告來到主跟前,領受天父的祝福,帶著祝福去祝福世界吧!

安全感啊,你在哪?

安全感是什麼?

跟據英國經濟學《經濟學人智庫》公佈的《2019年全球城市安全指數》,2017年香港曾打入十大,全球排名第9的香港,但在2019年僅排名第20,下跌了11位。近年疫症肆虐、社會不穩、經濟蕭條、家庭失衡,失去安全感也很容易理解。

安全感原來是一種心理狀態,就是渴望穩定、安全及可自主的心理需要。它是包括內在精神及外在物質可自我控制層面的需要。缺乏安全感會影響身體及心理。例如:身體會易顯出毛病,心理上會容易在不確定的環境下變得焦慮、不安、疑惑、恐懼、失控、崩潰。

怎樣可提升安全感?

根據《安全感》作者保羅G及孫向東一書中提出,安全感是一種感覺,而感覺常與過去的經歷、記憶、潛意識掛鈎又與我們對自我的建構有關。當我們害怕起來,最常想起重要他人。重要他人的一個標誌是獨一無二,他們本身就是我們的組成部分,我們的言談舉止、思維方式、感受模式也帶著他們的影子。父母是我們最初在世上第一位接觸的重要他人。這種親密的連結關係也稱之為依附對象。

人漸長,我們親密的摯友或伴侶便替代父母成為我們重要的依附對象。若我們與依附對象擁有安全連結,我們便能感受到安全,他們也能成為我們的「安全堡壘」。當外在環境受到干擾,我們可以回到「安全堡壘」的人身邊減輕焦慮及壓力,提高身心的健康。

剛才提到重要他人是父母、親密的摯友或伴侶,他們是我們生命中最重要的部分。給大家一個問題:若重要他人因為某些原因不能即時成為我們的「安全堡壘」,哪該怎辦?

我們大概明白給予重要他人「安全堡壘」的重要性,我們曾努力成為重要他人的「安全堡壘」。但人總有限制,我們有自身的壓力、焦慮、不安。我們可能需要適當的自省,檢視自己的心理狀況能否成為別人的「安全堡壘」。若不,我們可委實表達自我的狀況,讓對方明白理解我們的限制,減少不必要的誤會及猜測,要知道我們可不是完美啊!

祂是我們的「安全堡壘」:)

大家看到這裡,也許能看見人的軟弱及限制。有誰能百分之百成為我們的「安全堡壘」?

祂曾在世上與我們擁有相同的性情。祂也曾經歷焦慮、不安,但祂沒有失腳。祂最能夠成為我們重要的依附對象及「安全堡壘」。祂是耶穌,耶穌的意思是拯救。

面對動盪不安的世界,我們最有效的連結對象是耶穌。祂已經得勝世界的一切,真正的平安能在耶穌身上找著。約翰福音 16:33「我將這些事告訴你們,是要叫你們在我裡面有平安。在世上你們有苦難,但你們可以放心,我已經勝過世界。」

耶穌已勝過世界。祂因著愛,為世人流血釘身十架,死後三天復活。祂應許新天新地再沒有眼淚、死亡、悲哀、哭號及疼痛。祂所應許的國度才是擁有真正安全感的地方啊!

當我們再次面對世界時,放心,船到橋頭自然遇見主耶穌。哪我們又有何懼怕呢

如多馬般與耶穌相遇

提起多馬,一般信徒多以負面的形象視之,若不是也不會以「多疑的多馬」稱呼他。雖然如此,但多馬也是約翰福音20章的重要角色,他更是耶穌親自揀選的十二使徒之一。而據教會傳統的說法,多馬是初期教會中一個很有影響力的領袖,他後來更遠赴印度傳揚福音並且因而殉道。傳說多馬是被矛刺死的,故此初期教會用一支矛與一柄木匠曲尺為標誌,來象徵多馬的忠心與犧牲。

每當我們面對一些對信仰有疑問的人時,都容易以耶穌提醒多馬的說話:「不要疑惑,總要信!」去回應他們。但假如我們細看約翰福音20章這段經文的上文下理,我們又會發現當時耶穌的出現,其實是為了挽回在疑惑中的多馬,耶穌是先讓多馬親眼看見他、邀請多馬親自驗證他的傷口之後,才對他說出「不要疑惑,總要信!」的。多馬能夠從疑惑到為福音殉道,相信那天與復活的耶穌面對面相遇、經驗主耶穌與他的同在,是叫他從疑惑中走出來、踏上到遠方宣教之路,並願意為福音殉道的最大原因。

聖靈復興生命的見證,往往展現在信徒親身經驗之後,因為自身體驗到聖經所講說的真理,是如何立體展現在自己生活之中,親身經驗主的同在是信仰中不可或缺的。

依納爵靈修有一個基本信念:「上主愛我們每一個人,他喜歡直接及親自跟我們每一個人來往,他會臨在於我們每一個人的生活經驗中。因此,我們要留意自己的生活經驗從而發現他的同在。」我相信當日主耶穌既然會為了挽回疑惑中的多馬而「再」出現,讓他在生命中經驗到他的同在,他必定不會把在生命中遇到困難,而處於疑惑中的我和你撇下不顧!讓我們學習每天在生活和禱告中向主耶穌開放自己 ──包括敢於向主承認自己的小信,相信主必會「再」出現,讓我們在自己的生活中發現他的同在,經驗耶穌的安慰和鼓勵,並陪伴我們走前面的每一步。

耶穌最後說:「沒有看見卻信的有福了。」感謝主!我們這一代雖然沒有見過復活後的耶穌,並祂復活後的肉身,但我們卻可以因著信祂,而透過每天的生活經驗來發現他的「再」出現,其實我們與初期教會的信徒般得著一樣的福氣。

邁步前往

這是我出任本堂主任牧師以來的第三十四篇週刊封面文章,也就是最後一篇了!

說來話不算長,但所寫過的都是「肺話」(肺腑之言),本來很想寫下去,因總覺說得不夠,只是暫時要停下來了!是的,千言萬語,還能說多少?惟有盡在不言中‧‧‧‧‧‧。但願上帝的話常在您們心中,而我也會常在禱告中把您們帶到祂的施恩寶座前,細聽祂那慈聲的呼喚、不住的訓誨,多學習體貼祂的心腸,也得著祂的引導、激勵與安慰!

我在樂傳堂的日子不算長(其實是我三十八年來五個全職事奉中最短的一個),但您們就是給我很特別的感覺,可能是因為我在這時空下出現,產生與您們之間的一種「特殊關係」所導致吧!我敢肯定,這些特別感覺,將要成為我日後想起樂傳堂時的開心、美好回憶!事實上,您們每一位都是那麼獨特,我心中十分慶幸能在事奉的路上與您們相遇,並感恩有這些與您們一起相處過的日子!我起初沒有想過「那麼快」離開(雖然也從沒有承諾過能留此多久),因為關係的建立和生命的塑造確實是需要時間的,如今剛開始與您們熟絡便要離開,實在有點不捨。我在樂傳家的第一篇封面文章是以「同心建造」為題(2017年6月4日),現在惟有用另一方式繼續努力建造,因為這是我們共同的使命,無論我們將來身在何方,這建立神國神家的方向都不能改變。是故,雖然我們不再在同一地方事奉也不會有影響,反之,可彼此支援和記念;深信上帝也必按其信實繼續保守、看顧和帶領您們!

謝謝您們三年來的愛護與支持,並且明白、體諒到我的特殊處境。您們理解到我總不能因為事奉的緣故而離開家庭太久,因為這對各方都沒有必然的好處,更不能因此推卸我對家庭的責任。況且,澳洲的華人教會都有很大的需要,由於移民政策所限,外來輸入的牧者都不能久居,所以對教會都有不少的影響。因此,我覺得更應該善用上帝給我的澳洲公民身分,重投在當地的服事。今年七月,我將出任南澳阿德雷德澳亞基督教會主任牧師之職,與師母一起展開人生、事奉的新一頁,懇請您們為我們祈禱!

回顧已過的日子,真的要衷心感謝主,因為當中充滿很多值得回味的時刻!當然,我過去也難免有很多做得不好和不足的地方,求主憐憫與補足,也望您們能多多包容。面對未來的日子,即或有空間上的隔阻,但在靈裏總是相通的,因為我們領受了同一個生命、同一個指望。

「別了」!祈求天父幫助您們同心合意的恆切禱告(徒一14),也幫助您們同心合意的興旺福音(腓一5),「凡事不可自私自利‧‧‧‧‧‧當以基督耶穌的心為心」(腓二3-5)。為著主的緣故,您們要愛教會,支持執事們,多給他們鼓勵;更要珍惜和敬重您們的牧者(帖前五12-13),因為他們都是從神差來的,故要盡力與他們合作,與他們同心,一起事奉主!

末了,我愛您們,會常想念您們!在此給您們最後的祝福是來自三處經文:弗3:20-21;來13:20-21;彼前5:10-11。願天父賜福、看顧您們,再見!

聖經中的執事資格(三)

道德方面的純潔(提前三:10b,12a)

「若沒有可責之處,然後叫他們作執事」;

「執事只作一個婦人的丈夫」。

「沒有可責之處」是單指該候選人沒有被人提出甚麼錯處。一個不能供應其家庭所需,脾氣暴躁,經常發怒,言語鄙俗的人。雖然擁有其他特長和優點,也不能算是無可指責。(提前3:2)。當執事的人在行動上或態度上都不可對妻子不忠,而他的的心意和生活也是否一樣?品德是否有虧欠也在考慮之列。

家庭生活(提前3:12b)

「好好管理兒女和自己的家」

執事和長老一樣,在家中也要具有領導能力,要能夠好好管理兒女和財物。如何處理家庭事項和解決家中難題,也可以證明他們是否擁有領導才能。

在實行上,樂傳堂對執事的一般要求:

─ 受洗成為本堂會友或轉入本堂成為責任會友三年或以上;

─ 恆常出席本堂之崇拜、團契/小組;

─ 願意協助教牧,一起同心辦理會務;

─ 須在教會生活和屬靈追求上作信徒的榜樣。

執事候選人的溝通與承諾要求:

─ 對聖經的認識;

─ 對教會的異象、未來數年方向和計劃的認同與意見;

─ 表達如何履行執事的職責,與教會各部部長同工,以實現教會的異象、方向和計劃。

─ 執事候選人應作出以下承諾:

  • 實行每日靈修,與神維持良好關係;
  • 恆常出席本會崇拜,團契/小組,祈禱會;
  • 經常出席查經班/成人主日學/團契/神學課程等,學習神的話語並有不斷成長的心志;
  • 盡可能出席每一次的執事會。

「你相信耶穌將阻止疫情嗎?」

新冠肺炎正狂掃全球,到如今已無一國家倖免,每日全球的感染與死亡人數都在不斷攀升,各國封城、旅遊禁令等;香港政府在三月底實施「限聚令」已三星期;而香港大部份的教會已停止實體聚會崇拜三個多月。我們都會為疫情祈禱,希望疫情早日完結,祈禱時,我們有多少「相信耶穌將阻止疫情。」?

「相信耶穌將阻止疫情」不是基於個人是否樂觀,有多少自信和能力,有沒有正能量‧‧‧‧‧‧。最近,唐崇榮牧師指出,西方三百年來科學進步產生一種驕傲的自信,以為懂得如何用醫藥醫治病人比亞洲國家更安全,誤判「在別的國家所發生的災難,不一定會在我的國家發生」,這種過度的自信導致沒有防備疫情的來臨。

「相信耶穌將阻止疫情」是建基於我們對耶穌有多少認識。首先,我們當認清「耶穌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遠,是一樣的。」(希伯來書13:8)耶穌平靜風和海的過程中(可4:35-41),祂不是一下子就阻止狂風暴雨,反而在船尾「睡覺」,祂在適當時就顯出祂的大能,讓門徒認識「連風和海也聽從他了。」(可4:41)因此,我們為疫情祈禱時,都需要認清耶穌的主權,才會相信耶穌以智慧、公義和良善行事,在疫情中,祂有其智慧與美意。

其次,我們當認識「在聖經中,神與天災的關係」美國約翰派伯(Piper)牧師提醒我們:天災為審判和警告。始祖犯罪後,神審判之一是「地必為你的緣故受咒詛」(創3:17)所有天災,無論是洪水、飢荒、蝗蟲、海嘯或是疾病,一方面是神對犯罪者的審判,因為「神的憤怒從天上顯明在一切不虔不義的人身上,就是那些行不義壓制真理的人。」(羅1:18) 另一方面,天災是神因憐憫而發出的警示,要我們悔改並且重新調整自己。在路加福音13:1-5,有人告訴耶穌彼拉多的暴行,但耶穌警告:「你們若不悔改,都同樣要滅亡!」(路13:3) 因此,當我們「相信耶穌將阻止疫情」,更盼望我們和世界的人悔改、信主。

唐牧師提醒:「人類即使有多少成就也不要驕傲,無論我們擁有多強的國防與經濟成就,這些一下子都變成無用,這使人覺悟我們原是一無所有,在神面前變成愚昧無知的人,求神赦免我們。」

基督復活

與聖誕節不同,復活節的日期是有記載的,雖然每一年復活節的日期都不相同,但那來源是確實的。正因為復活節的計算是基於某個事實,所以每年的日期都不是固定的,原因是所根據的那個事實是不變,但其日子則每年是有所浮動。其實,這正反映出「事實」比「日子」重要,因為我們所記念的是主耶穌已復活的事實。同樣,即使聖誕節每年都是在十二月二十五日,但我們都知道,耶穌並不是真的在那天降生,只是選那天去記念主降生這事實而己。因此,耶穌是否真的在現今聖誕節當天降世並不重要,最重要是我們相信神已為救贖罪人的緣故,差遣了祂的兒子降世!基督教的信仰永遠都不是只有形式、外表的宗教外殼,而是一個滿有生氣、實質的活潑信仰!

早期的基督教會,按照使徒的傳統,是在猶太人的逾越節當日,即猶太曆尼散月十四日紀念耶穌的受難和復活,以示耶穌是逾越節的羔羊。「既然你們是無酵的麵,要把舊酵除淨,好使你們成為新團;因為我們逾越節的羔羊—基督已經被殺獻為祭牲了。」(哥林多前書5:7)

羅馬皇帝君士坦丁一世在公元三二五年召開第一次尼西亞公會議,訂明各地統一的復活節日期,不再用猶太曆法定出。復活節是星期日,因星期日被教會視為耶穌死而復活的日子,所以復活節就在每年春分月圓之後第一個星期日舉行。因為春分之後,北半球便開始日長夜短——光明大過黑暗,月圓的時候,不但在日間充滿光明,就連漆黑的夜晚也被光輝(月光)照耀。此後,每年三月二十一日或該日以後,出現月圓之後的第一個星期日,就是復活節。

原來《聖經》上面記載著

感謝神,祂在舊約所預言、應許要降臨的彌賽亞,藉著耶穌基督已一一應驗了。被門徒猶大出賣,繼而被捉拿受審,並在禮拜五被人釘死於十字架上。由於猶太人的律法,禮拜六是安息日,一切活動都要停止,耶穌的其他門徒只好在禮拜五日落前將祂的遺體安葬在一個墓穴內,就匆匆離開。禮拜日早上,當門徒再次去到基督的墓穴時,就發現不見了耶穌的屍體,同時知道耶穌基督已經復活了。自此,基督徒就將紀念基督復活的禮拜日稱為「復活節」,這就是復活節的起源。「受難節」的耶穌為全人類釘死在十字架上,付上了一切贖罪的代價;「復活節」的耶穌則為人類從墳墓中復活過來,以此作為救恩已成就,且是祂那榮耀、永遠得勝的記號;也是基督教信仰的核心基礎。

因著基督復活的大能,一切都改變了,一切都是新的開始!所以,從那天起,信徒由守安息日(禮拜六),改為在主日(禮拜日)敬拜祂。主日崇拜就是在一個復活的日子(七日的第一日)中,敬拜復活的主。讓我們在崇拜中有著更新活潑的靈,且每天支取從上而來的力量,使靈命不斷成長──更忠心地跟從祂,更熱心地事奉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