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科技,又愛又恨

15 Jan 2017 | 10:45 上午

每年元旦過後,必有「指定動作」,就是把擺放在廳組合櫃上的聖誕卡全部取下,用開信刀各一分為二,留下封面做書簽,有親筆簽下款的一頁反遭環保回收的命運。

屈指一算,去年收到的聖誕卡只有十二張,較前年歷史新低的九張略勝少許。想當年,收聖誕卡的數目曾一度是雙位數的,超逾一百與否也忘記了。

實質紙張的聖誕卡數目大減,理由簡單得很。先是七、八零年代在福音機構事奉,每年年底均需發一「代禱信」給支持者和主內親友,簡報一年經歷,是聯絡關係、尋求支持的主要手段。覆信的舊雨新知頗眾,「山大斬埋有柴」,故收到不少聖誕卡。

到九零年代做堂會牧師後,雖然無需年年寄出「代禱信」,但日夕直接碰觸的會眾數以百計,比從前的支持者倍增,憑此關係,每年收到聖誕卡的數目頗可觀。

但五年前退休了,遑論福音機構的圈內肢體,恆常保持聯絡的會群數目都急劇下降。

更且,不知何時開始,「電子聖誕卡」大行其道,廣泛流通,即使收到所謂的「聖誕卡」,已不是實質紙張印刷的甚麼「卡」,而是在電腦屏幕上突然出現、圖文並茂的畫面。好些年來,已收過不少這些在「虛擬世界」中的賀卡了。

十年八年來也用手機,過年過節,幾乎每天都收到「手機賀電」,某人傳來一張精美漂亮的「賀卡」,賀這個賀那個,好不熱鬧,但傳來的,幾乎清一色是現成檔案,無一是原創或特別選購的東西,親筆簽名當然更加欠奉。

絕無意懷疑贈卡者誠懇的心意,只覺現代科技把很多人際關係「方便化」,與此同時亦帶來「非人性化」(dehumanization)的問題。說實的,寧可親耳聽見與對方在電話中(即使不能面對面)問候寒喧交談幾句,勝於收到十張八張手機應用程式傳來的美照。

方便是方便,一按即有,親切卻淡然。因此頗抗拒虛擬世界,寧取實質環境;寧回到《聖經》恆常描述、「面對面」的親切(face to face,真真正正的“facebook”),無論對上帝、對人、對一封信、一張聖誕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