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哪?

13 Sep 2020 | 10:45 上午

我可以總括教會的弟兄姊妹見到我時,最常問我的三個問題:啱啱返嚟香港?今次會留低幾耐?外出時辛不辛苦?不過我最開心丶最啱聽的評價,莫過於Fit咗、瘦咗丶索咗!哈哈哈‧‧‧‧‧‧! 可能有些弟兄姊妹不太認識我。我係Dr. Jennifer 唐頴思醫生,是本堂2012年洗禮的教友,同時亦都是一位在世界各地行醫的無國界骨科專科醫生。在過去的五年我先後去過不少被戰火洗禮、被天災人禍影響的國家和地區,如2015年到的北阿富汗昆都市丶2018年的海地太子港、2018和2019年到訪巴勒斯坦的加沙地帶丶2018至2020年到伊拉克摩蘇爾。 每次參與任務的時間一個比一個長(由2015年去阿富汗兩個月任務到剛從伊拉克的四個月任務)。每次擔任的角色要求亦越來越高,從外科醫生輾轉要一人扮多角色,包括姑娘、內科醫生、手術室技術員、人力資源、採購部、社工、茶水間、教小朋友英文和手功藝、甚至為外籍工作人員買共用的食物及日常用品(common foodbox),每週涉及當地貨幣幾百萬呢!一人多職其實和教會的弟兄姊妹很相似!看看我們的牧者,兩人要照顧教會的大小任務;看看我們的團契導師職員,除了正職,還有治理家庭與教會事奉。 上帝總是看起我們、賜予我們不同性質和程度的恩賜,叫我們互相效力丶互補不足!這正是我作為無國界醫生出任務時必要達到的要求。尤其在COVID-19 的時間我仍在伊拉克進行任務,我們因為要有社交距離,所以醫護人員上班時要行分組制,每天只有一半醫護人手,所以每個人更要互相補位,填補不足。上帝的智慧話語,無論在繁榮的香港,以至在戰火蹂躪的地區,實實在在能夠彰顯出來! 我執行任務的地方越來越多危險    我記得2018年去海地太子港,我每週還可以出外吃燭光晩餐、行山浮潛,寓工作於度假!2019年我重臨伊拉克摩蘇爾,我經歷過空襲、短時間「走佬」去其他城市暫避、還要在有限保護裝備的情況下醫治COVID-19。約書亞團契的團友也知道我回港的航機因邊境管制取消了好幾次,因而滯留在伊拉克四個星期。我認為,信主後的路程也會是陰晴不定,今天可以輕輕鬆鬆又一天、明天卻會180度反轉得横風橫雨。我們能夠依靠的不是自己的能力、更不是機構或老闆本身,唯一能依靠的是能掌控過去、現在及未來的上帝。不用水晶球,堅信一個上帝已經足夠! 我們去前線服務,單憑自己是不足以應付。而你!我喜愛的弟兄姊妹,是我的叉電機,給予我鼓勵,叫我不要放棄!你們是我的保護衣,為我的健康和安全代禱,讓我一次又一次完成任務安全回港。衷心感謝你們不厭其煩為我和其他宣教士K.O.(knock out)對手! 我自問不是一個稱職的門徒,尤其出了國就更懶於個人靈修,也因時差和無線/沒線上網看教會網上直播等等的籍口而缺席網上崇拜。現在回港後我會更要加強讀經靈修,與主再重新建立良好的溝通!大家和我一起努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