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這一代……」我們的「份」

09 Jul 2017 | 10:45 上午
早前與故友談起「我們這一代……」的話題,「這一代」代表着什麼意思呢?就是代表着擁有一些共同的經歷,面對着相似的境況,亦對於某些掙扎有強烈共鳴的意思。對於我來說:「這一代」是要掙扎於故有的思想與急速改變的現況之間,在兩者之間不斷來回行走,很想堅守着故有的觀念,認為以前可以行得通,現在以為可以照着行,但現況的急速改變總是叫着:「不行!行不通!」。在對話中大家好像體會到聖經中以色列人曾經深刻經歷神的同在,卻又看不見神的心情。 神給我們的解決方法只有一個就是「歸回」,好像以色列人要回到神為他們所安排地方,回到相信神的原點中,那便會
Read More →

真相知多少?

02 Jul 2017 | 10:45 上午
七十五歲拾荒朱婆婆,賣一元紙皮給外傭,被食環署職員控告非法買賣,在全城嘩然聲討下,律政司在提堂前兩天撤銷控罪,食環署退還充公婆婆的維生手推車,事件告一段落。 首次知悉此事,也衝口而出說「有無搞錯?離哂大譜!」覺食環處職員如此執法大錯特錯。後來一些報導,說檢控是「法理」,食環署職員依充分證據票控;當局撤控是「人情」,因考慮法律以外的因素。前者是「法治」,後者是「人治」,在文明社會,兩者需平衡。 甚對。此事尚算「小事」,人生還有甚多大大小小的其他事情,有時是「局內人」,更多時候是「局外人」,對各事各物,所知究有多少?能下正確判斷、採取
Read More →

接待客旅;接待天使;接待耶穌

11 Jun 2017 | 10:45 上午
一天,夜裏,已經很晚,並且風雨交加,一對年紀老邁的夫妻走進一家旅館,他們想要一個房間。前台的接待員回答說:「對不起!我們旅館已經全客滿了,一間空的房間都沒有。」 看著這對老人疲憊的神情,接待員不忍心在想著:已深夜了,若這樣,
Read More →

聖靈——終極的母親

14 May 2017 | 10:45 上午
這陣子,母愛偉大、頌親恩、媽媽真的愛你……等大道理、小故事和歌聲多得很。 在此只想提提不多聽見、卻是十分重要的真理課題:真真正正「遺愛人間」、無限偉大、最最終極的母親,就是三一真神聖父、聖子、聖靈三大位格的第三位。 在全本聖經記載的救恩歷史中,聖靈「生」下多項極度重要的「子女」,全屬“C”字輩,依次如下—— 最先,聖靈誕下一切「被造物」(Creation)。「起初,神創造天地……神的靈運行在水面上。」(創1
Read More →

復活節:讓我們想到信心之父– 亞伯拉罕的信心

16 Apr 2017 | 10:45 上午
聖經新舊約全書加起來,記載著人復活的事情,約有十次,舊約以利亞(王上17章);以利沙(王下4章;13章),新約耶穌(路7及8章;約11章)彼得(徒9章)和保羅(徒20章)都曾使人復活。 今天復活節,是記念耶穌在二千年前,被人釘十架,死了,埋葬了,然而,在第三天,耶穌復活過來。 耶穌在地上時,當祂使拉撒路從死裏復活後,有許多人看見了耶穌所
Read More →

四月的節期

09 Apr 2017 | 10:45 上午
看看年曆,四月份的節期和「紅日」之多,僅次於元月。 第一天是「愚人節」,屬歐美「搞笑日」。日前有人傳來一則有關笑話,現斗膽「惡搞」改寫如下: 「無神教」教主帶領大批信眾到上帝居
Read More →

凡事要謙虛……(虛心聆聽)

19 Mar 2017 | 10:45 上午
以下兩小故事,要我們再次領悟:謙虛、要謙虛、凡事要謙虛……,要心存謙卑,各人看別人比自己強……(弗4:2;腓2:3)。虛心聆聽,可能是應要有的一步: 一小男孩,一天,他媽媽帶著他到雜貨店買東西,雜貨店的主人看到小男孩十分趣緻、可愛,就打開一罐糖果,著小男孩自己伸手進去拿一把糖果。良久,這位小男孩卻沒有任何動作,老是望著雜貨店的主人。幾次的邀請過後,雜貨店主人自己把手伸進糖果罐裏,拿了一大把糖果,放入那小男孩的口袋中。 回到家中,媽媽好奇地問她的兒子:「是否害羞?為甚
Read More →

優質材料

12 Mar 2017 | 10:45 上午
剛過去的新春團拜愛筵,回想起實在感恩,弟兄姊妹們各盡所長,努力地為我們做出各種美食給我們享用,讓我們開開心心地品嘗。其中有一道菜我想大家一定不會忘記,就是“自家製盤菜”你可留意到丘建中弟兄製作的認真,他走遍全港各區搜羅最佳食材,務求用最優質的材料配上他巧手的廚藝做到最好,叫我們一試難忘。 從盤菜至材料選購的認真中,令我想起今年教會主題「合而為一 ‧ 見證基督」我想合一裡,其中重要的一環要說是元素了。以弗所書4:2-3教導我們「凡事謙虛、溫柔、忍耐,用愛心互相寬容,用和平彼此聯繫,竭力保守聖靈所賜合而為一的心。」《和合本》 讓我們看
Read More →

升高降卑,降卑升高

05 Mar 2017 | 10:45 上午
曾經一度,在中央之下,在全港之上,住特首公館。曾幾何時,站在犯人欄內,被判坐牢,穿上咖啡色囚衣,鋃鐺入獄。 從最高位,跌至最低,判案的法官,也說從官一生,未見過如此。
Read More →